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注册

登录

汉网首页

那一年, 我在县里考了“状元”

那一年,

我在县里考了“状元”

李珞山

从小天资平平的我,印象中成绩就没有名列前茅过,看似这一辈子几乎要成铁定的规律,想不到于1980年代初被颠覆了。

1981年春我辗转回到了我曾经下乡插队的G县电力局做调度。那时,改革开放伊始百业待兴,全社会重知识,重文化,重学历已成大势。对于一个下乡多年又当了几年的工人,再去拼文化拼学历可以说是一件明知难而又必须迎难为之的事。我是1970年初中毕业由省城来到G县集体大队务农的,1977年夏被抽到一技校,毕业后干电力工程。按当时政策在校的与毕业两年内的技校生均不能参加高考,而新出台的高考年龄限制25岁以下,基本上断了一大批人的全日制大学梦。然而,圆梦无论如何对于我们这一代人都是难以割舍的。

重返G县没几天在县城邂逅邻村一熟悉的高中毕业回乡青年,得知他1977年参加恢复高考,刚从一所师大数学专业毕业到G县城关中学教书。见到他真有一种他乡遇知音的感觉,因正愁我的初等数学急需提升,他了解情况后立马答应帮我。专业老师的辅导就是不一样,不仅心理支撑使我复习劲头倍增,而且,科学方法也让我之前自学徘徊的幂函数、指数函数、对数函数、反三角函数、二次曲线、概率以及数列和极限等高中数学最难部分都受益颇深。

在抓紧数学复习的同时,丝毫不敢懈怠其他科目。一次碰到高中古汉语文言文的难点,竟贸然从调度室将电话打到了城关中学语文教研室,对方让我把单位电话及姓名留下,说稍晚点再联系。那天快下班时,城关中学语文老师吴老师竟然找到我单位,解答了我的所有疑难问题。之后,吴老师还热情地帮我改过两次作文。尤其感佩的是,吴老师是我们城关中学最好的语文老师。要知道,一个县的城关中学就是县里人心目中的清华北大,可我和这么好的老师确实素昧平生啊!

1982年获悉中央广播电视大学语文类在全国首次招考,我毫不犹豫地报了名。虽然,想到过自己考试成绩不会差,但并没往多想。直到发榜,县电大工作站老师告知,我的成绩是236分,是全县所有参加电大语文类考生中最高分数时,我还不大相信。那年语文类招生只考语、政和史地3门,满分300,录取线为150,我实际过线80多分。由于我插队时担任过大队党支部副书记,县里不少人知道我,这次所谓状元差点一不小心当真闹成个不大不小的笑话。

幸亏,人不乏自知之明,此番结果不可能和真正的高考相提并论。依然令人难忘的是,几乎所有这次参考的200多名考生全具有高中毕业的学历,最终过线录取的只有40余人。后来的事实让人欣慰,中央电大首届语文专业的学生3年全程享受了北大、北师大等著名高校最优秀老师的讲课,我们全班同学如饥似渴万分珍惜,先后有5人考取了清华、人大等全国重点高校的研究生,所有同学毕业后都在各自工作领域向社会递交了一份合格的答卷。

责编:汉网

上一篇:信号工凌晨奋战保地铁“耳聪目明”

下一篇:中国农村变迁的 “浮世绘”

分享到: 0

论坛推荐众议院

民生财经

时尚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