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注册

登录

汉网首页

郝慧卿:是谁在为“超载保护牌”撑起“保护伞”?


    河北迁安市、迁西县两地“黑车队”售“超载保护牌”,2500元一张,贴上后可免查免罚。卖“超载保护牌”的所谓车队,其实名下根本没有货车,而是社会闲散人员与执法人员勾结的利益体。(12月16日《新京报》)

   这些“黑车队”根本没有货车,人数也不固定,他们是由社会人员组成,既有吸毒人员,也有刑满释放人员,以及无工作人员,属于黑社会性质。即便如此,这个所谓的“车队”分工还很明确,出售者、发放者和管理者一角不缺;服务更是“周到”,不但在保护牌后面附上了路政、运政的联系电话,还随时有短信提醒各路段执法检查情况,一旦有车被扣还可以马上找人“捞出来”。组织规范、运作严密,俨然一个有组织、有纪律的大型“团队”。

   如果没有内部执法人员与“黑车队”有勾结,他们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胆子?有什么权利兜售“保护牌”?那么是谁赋予当地黑势力称霸一方的“土规矩”?是谁在法制社会环境下纵容知法犯法?谁又是他们售超载“保护牌”的“保护伞”?

   我们知道,道路执法涉及交警、路政、运政、城管、环境等多个部门,多个部门交叉执法,各个部门心里都会有自己的小九九,有谁不想从这超载的货车中分一杯羹呢?如果无利可图,他们怎么可能让这突如其来的“黑车队”加入进来呢?这不就是多头治理下常见的渎职和滥权吗?“保护牌”的出现实际上就是权力的脱缰现象,权力脱缰就会滋生腐败。这样的不法行为,不仅扰乱了公路管理的正常秩序,损害了政府机关的形象,而且存在着很大的社会安全隐患。

   记者在采访交通局的时候,交通局有关人员回应,交通部门和警方一直都在治理,只是“黑车队具有黑社会性质,取证是个难题”,我们就纳了闷了,记者暗访,就把事情摸得清清楚楚了,这么明显的证据都摆在了眼前,怎么还能声称“取证是个难题”呢?简直是在开玩笑嘛。

   这个“黑车队”究竟背后隐藏着什么?有多大的势力在为其撑腰呢?怎么让我们的政府机关如此为难?究竟“取证是个难题”呢,还是根本就不想去取证呢?不得不“敬畏”我们相关部门编制的这把“保护伞”,威力如此之大。所以说,要彻底的消灭超载保护牌,必须先要拆除保护伞。对于这种性质恶劣,行为可耻,扰乱道路交通和谐安宁的现象,一定要严查严办,彻底斩断背后利益链。

责任编辑:申燕伟

上一篇:曾小明:劳教制度被废除 用什么弥补空白?

下一篇:药监局“两打两建”倒计时 贵州百灵等药企被涉及

分享到: 0

论坛推荐众议院

民生财经

时尚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