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注册

登录

汉网首页

残疾人脱裤验伤,到底羞辱了谁?

据报道,1月4日下午,西安的宋先生持军残证在高新区都市之门地面停车场要求免费停车被拒,因停车场工作人员质疑,深感受辱当场脱裤验伤。此事被报道后,引来各路人马义愤填膺、口诛笔伐。

分析这一事件始末,我们不难发现,工作人员的询问可能并无恶意,只是按公司规定行事,之前宋先生出示残疾证可以免费停车是基于不影响公司正常经营下的“偶尔几次”,而非每天停车。而宋先生不知此中缘由,以为是对自身的质疑与歧视。说到底,这个事件看起来并非是谁在侮辱谁,而更像是一个误会。

然而,回到“脱裤验伤”这一事件的原点,大概谁也不会想到,一起因“车停哪里”而聚焦起来的小事,最后却演变成了脱裤验伤的嘲讽剧。而大家之所以愤愤不平,恰恰是因为当事人确实是残疾人,而且是在救灾中受伤致残,以至于面临质疑时倍显心酸。这无疑刺痛了社会敏感的神经,所谓脱裤验伤,感觉被羞辱的却不仅仅是当事人本身,更是我们的自尊心和道德感。这一事件既反映了当下制度对残疾人关照的不足,又折射了残疾人自身在面对集体无意识伤害的过度敏感。

据统计,中国有八千五百万残疾人,是极其庞大却弱势的一个群体,他们的内心脆弱而敏感,往往需要比常人更多的尊重。我们在媒体宣传中会有意识的呼吁对残疾人的关爱,但却忽视了集体无意识对残疾人的伤害。持残疾军证的宋先生在面临询问“伤在哪儿”时,我愿意相信停车场工作人员并非恶意,而宋先生以脱裤验伤的方式来表示对质疑的极端反感与反抗也并非初衷。不得不承认,无意识的歧视性语言,更容易对被歧视对象造成伤害,同时也更容易把当事人心理与认知导入歧途,固化和放大社会偏见。说到底是社会的无意识歧视给残疾人制造了心理障碍。

邓朴方曾言“不是不人道,而是不知道”。纵观这一事件,双方因为对对方的不了解、不知道而陷入僵持。于当事人来说,若双方有更多了解,脱裤验伤就绝不会是“被辱”后的无奈之举。于我们而言,走心、用心的尊重理应成为大家的道德自觉,若我们为残疾人创造了不歧视的环境,那么残疾人群体也许就能无感地接受他人询问。(史飞飞)

责任编辑:申燕伟

上一篇:武汉交警”入驻支付宝 执法也可时尚范

下一篇:“19条草鱼”惹的祸还是少些为好

分享到: 0

论坛推荐众议院

民生财经

时尚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