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注册

登录

汉网首页

“魏则西之死”逼问社会良知和中国法治

据2016年5月3日《每日经济新闻》报道,“五一”小长假期间,一篇文章刷爆微信朋友圈。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学生魏则西在两年前体检出滑膜肉瘤晚期,通过百度搜索找到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在花费将近20万医药费后,不治身亡。魏则西的经历可谓戳到了众多患者的痛点,引起社会广泛关注。而《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发现,通过百度推广的医院,其合作方多是由民营医院阵营中最活跃的莆田人投资成立。另外,据《中国企业家》近日报道,在中国11000家民营医院中,莆田系民营医院占到了80%。

常言道:“人死不能复生”。虽然魏则西没了,但更多的魏则西还活着,而谁也无权剥夺他们活着的权力。可无比残酷的是,遍及全国很多城市的莆田系民营医院,或许正在将一个个魏则西送往阎王殿。这,远比“魏则西之死”本身要让亿万羲黄子孙觉得可怕,乃至是恐怖。

诚然,2016年5月2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言人姜军发表谈话指出,近日“魏则西事件”受到网民广泛关注。根据网民举报,国家网信办会同国家工商总局、国家卫生计生委成立联合调查组进驻百度公司,对此事件及互联网企业依法经营事项进行调查并依法处理。百度对此回应称,欢迎调查组进驻并将全力配合。

就一般逻辑和惯例来讲,百度十有八九会被惩戒,甚至到时官方和有关方面还会处理一些“虾兵”、“蟹将”,但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百度在中国搜索市场的老大地位,短期内谁也夺不走。换言之,无论是商家,还是普通用户,包括一些党政军部门等,大都会继续紧贴在百度身上,以满足其各自不尽相同的需求。

不可否认,某些公权力这次介入后,“百度推广”、“竞价排名”之类的,尤其是医疗类推广较之从前应该会规范些。也就是说,“魏则西之死”的舆情催化剂,客观上会让亿万羲黄子孙少受些来自医疗方面的伤害、摧残或送命。但是,综合相关新闻来看,一些监管部门至今缺位于涉事医院。

实际上,揭露某些莆田系医院或科室的新闻,之前也不少见。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在10年前,新华社旗下《瞭望东方周刊》,就已经发过“对莆田游医问题揭批最深入、传播最广泛、影响最久远的一组报道”。然而,事实正像有关文章所讲,“极具讽刺意味的是:10年来,莆田游医不断壮大、越漂越白,陆续占领各大医院,甚至成为医界新军”。

而且,刊发于2016年5月3日的有关新闻表明,新京报记者查询百度发现,国内多家医院均开展肿瘤生物免疫治疗,如解放军301医院、解放军307医院等。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多家民营医院也打着公立的旗号成立细胞诊疗中心。部分诊疗中心也是用细胞免疫方法治疗肿瘤。

正如《中国人一定要懂的法律》一书主编、社会活动家谢海涛所讲,就“魏则西之死”这样的恶性事件来讲,有关涉事医院应当负有主要责任,而百度之类的搜索服务商理当承担次要责任。还有,正像中国著名律师、曾担任新中国成立以来涉案人数最多的合同诈骗案——中网互赢公司62名员工在总经理刘晓强的带领下,利用“网络关键词”进行诈骗,骗取钱款共计8000余万元一案辩护人的焦洁所指,如果涉案医院诊疗中心系承包给了民营机构,那么医院可以对有关民营机构追责。同时,涉案医院也负有一定的责任。

纵观“魏则西之死”的惨剧,以及有关新闻报道,我们不难发现,涉事医院或科室是主凶,而有关监管部门及某些负责人是帮凶或保护伞。至于百度,实际上就是一个类似于皮条客的角色。换言之,中国官方理当重点打击涉事医院或科室,以及有关监管部门及某些负责人。

其实,无论是对医疗本身,还是对网络搜索等,中央一直是非常重视的。譬如,2016年4月19日,在网络安全与信息化工作座谈会上,习近平就明确指出,要增强互联网企业使命感、责任感。其强调道,办网站的不能一味追求点击率,做搜索的不能仅以给钱的多少作为排位的标准。希望广大互联网企业坚持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统一,饮水思源,回报社会,造福人民。

但残酷的事实是,在各种利益的驱使下,无论是医疗,还是网络搜索等,都存在太多的问题,有的特别严重,而“魏则西之死”,只是一些医疗骗子和网络搜索,以及有关监管部门及某些负责人“合伙”大发不义之财,甚至害人性命的众多医疗事件中的一个缩影而已。

试问:面对某些莆田系医院或科室的胡作非为、大发不义之财,甚至是草菅人命之恶性社会现象,我们究竟有多少人鞭挞了呢?

再问:面对诸多的医疗骗子的各类“合伙人”,我们究竟有多少人举报了呢?

又问:面对媒体对医疗问题的一再揭露,我们究竟有多少决策者、行政者认真反思了呢?

无论承认与否,但事实就是,社会良知出大问题了,而全面依法治国在一定层面上尚属于一纸空文。而且,就一定层面来讲,推行了多年的中国医改其实非常失败。但愿目前和未来的全面深化医疗改革,能给亿万羲黄子孙一个满意的答卷。

遥想当年,孙志刚事件促使中国废除《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而以“救助”制度代之。就根本来讲,如今“魏则西之死”逼问社会良知和中国法治。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有关新闻或其它信源表明,莆田系的不少医院或科室,多年来跟某些监管部门或有关负责人之间有各种利益输送;并且,有的高层领导也许有意或无意地也参与其中了。而中国古人说得好:“人命关天”。所以,笔者罗竖一希望相关部门能如实地把有关情况汇报给以习近平为核心的第五代中央领导集体,以尽可能地避免诸如“魏则西之死”的人间悲剧再度发生;同时,以确保最大限度地依照党纪国法严惩某些攀附于中国医疗利益链上的各种害群之马、祸国殃民之“老虎”或“苍蝇”。(文/罗竖一)

责编:申燕伟

上一篇:“单位受贿”难掩“主要领导”之责

下一篇:质疑链家救助走失儿童“作秀”,忒不厚道

分享到: 0

论坛推荐众议院

民生财经

时尚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