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注册

登录

汉网首页

无人机“大闹”机场,暴露了什么?

据澎湃新闻网、重庆机场官方微博5月12日晚消息,5月12日晚,重庆机场受到无人机干扰,造成多个航班受到影响。截至当晚9时37分,受影响航班开始陆续恢复正常。约34分钟后,12日晚10时11时,重庆机场再次出现无人机干扰,航班再次受到影响。截至当晚11时37分,重庆机场开始恢复航班起降。(5月13日   中国青年网)

这起事件时,对世人来讲,往往是抱着一种看热闹的心态。“贻误了上万人”,恰恰是两次无人机的光临机场净空区。想想有多可怕?至于事后调查与否,无非成了一种航空公司对待这些延误时间旅客们的一种有理由的解释罢了。

但是对于旅客本身来讲,应该是有一个更合理的交代。尤其是坐飞机费用不低,这可以看作一种购买交易合同兑现,从订购机票成功开始,这种合同形式已经注定了双方互相承诺的保证底线。善意的一次误飞说不上什么?但如果真的是有人从中捣乱?那又该怎么办?这些问题的不可抗力中有雾霾、有下雨刮风甚至大雪天等等影响,恰恰是不能有这种无人机肆意干扰。固然有无人机相关法律的认定和普及问题,但是谁能说没有有机场方面管理上的漏洞?譬如,怎么保证机场净空区的秩序安全?需不需要一些必要的防护措施?机场方面有没有准备到位?这些都是旅客们的知情权范畴之内。

机场净空区,说白些就是保证在飞机的起飞和降落的低高度飞行时不能有地面的障碍物来妨碍导航和飞行。在这个区域内,《民航法》对净空条件有一定规定。此外,在此空域内,也不得随意释放高空气球、飞艇以及在起降航线附近开展滑翔、高空跳伞等活动。但是从现实处置来看,缺乏对于一些小型障碍物的评估和约制。如果找不到作案影响飞行的主体,那么这些法律或者就会陷入大炮打蚊子的乱撞。对于航空公司的运输来讲,这些人为的“不可抗力”到底需要不需要索赔?这些都是争执的焦点。反过来讲,如果这个方面不能完善,那么是不是可以从对于生产、销售无人机的情况上进行法律设置规范,包括其从信号频率的固定到如何识别这些无人机的拥有者,对于这种小型航空器的规范或许对于侵犯空域或者其他安全隐患都会有非常不错的效果。

短短时间内,两个架次无人机的干扰,就能让一个飞机场陷入无序等待状态,这种问题不能忽视,如果不能及时处理,是不是会蔓延到其他机场和地域。这种苗头的处置和法律的惩治必须到位,如果仅靠媒体报道,群众谴责,那么恰恰证明了法治的无力。必须找出这场无人机干扰的真凶,哪怕是花费一些代价,对其延误的“上万人的宝贵时间”来讲,是最好的解释和尊重。(文/孙伟)

责编:申燕伟

上一篇:“化整为零”的婚宴真的技高一筹?

下一篇:齐心协力,让死亡游戏销声匿迹

分享到: 0

论坛推荐众议院

民生财经

时尚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