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注册

登录

汉网首页

[视野]瑞典城市社区发展模式及其启示

在社区发展实践方面,瑞典着重强调资源配置和市场竞争相结合的项目和工作方案,通过项目实施来奠定社区发展基础。国家、社区和市场三大领域在稳定和成熟的社会治理格局下相互协作。

社区发展的瑞典模式

提供发展理念 转变政府职能

社区发展的国际潮流引导着民众参与,形成了政府、市场和社会的伙伴关系。转变政府职能,建立政府宏观调控机制与社会自治功能互补的新型社区治理结构正逐步主流化,已成为构造基层社会治理格局的发展趋势。瑞典的社区发展就是全国性和地域性相互融通,遵循“当代人应为后代节约资源”原则,将可持续发展作为内政外交的核心目标,其“共生城市”已成为瑞典可持续发展的一种新模式和新理念。

例如:1990年和1997年瑞典在斯德哥尔摩建设的“哈马比湖低碳生态城社区”和“皇家海港生态城社区”就是可持续性城市建设最为杰出的范例典型。这种低碳建设生态社区的理念和实践为各国的城市社区发展提供了良好的参考方向和借鉴价值。

调整资源配置 促进市场竞争

政府职能进行转换后,在市场竞争中解体了单位制社会,并增强了社区对社会经济资源的配置作用。也就是说,政府管理模式逐步适应全球社会规则,社区通过大量市场化社会公益企业和社会公益基金储备,结合本土社区的一些具体问题和实际需求,关注弱势群体,通过扩展组织功能以及良好的市场竞争手段促进当地社区发展和提高社会公益,提供社会服务。

瑞典政府,认为中小企业繁荣和发展的重要因素是提高创业意识,因此全面改善企业政策法规,采取简化企业法规框架、多渠道拓宽融资、鼓励创新创业、实施地区增长计划、支持中小企业国际化经营等扶持措施减轻了就业压力,促进了地方经济发展。目前,瑞典中小企业已成为该国经济增长的生力军,为社会创造了价值,起到了不可忽视的作用。

拓宽服务领域 丰富社区生活

大量的国际移民流入,逐步形成了若干国际社区和涉外混合社区,对生活社区的配套服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城市成为国际人口就业和发展的场所。国际化管理方式和社会资本也相应拓展了社区服务方式和服务空间。在社区服务领域中,一些符合国际管理模式的社区服务模式得到很大发展。

以中国上海花木街道联洋境外人员服务站为例。该服务站以培养社区归属感为目的,公开向社会招聘涉外专业社工,帮助境外居民解决各种生活问题,提供优质服务,并就中国春节、端午节,西方圣诞节、万圣节等多种中外传统庆典节日开展活动,缓解境外居民思乡之情,让其感受中国文化魅力,融入社区生活。

瑞典社区发展与中国社区发展的差异

1主体结构差异

1.瑞典结构

瑞典是君主立宪制国家,社区组织体系由社区议会和市政府组成。在社区服务、社区保障、社区治安、社区教育、社区环境等管理上实行高度自治。(1)社区议会。瑞典社区组织机构由社区议会和市政府组成。社区议会是权力机构,议会正副主席由正副市长兼任,下设若干委员会,由社区居民民主选举。每月举行一次例会。同时,“社区”是区域型社会,是社区自治与社会参与的资源整合配置平台。根据“社区人”的组织意愿,开展各类社区组织,制定规则,进行“以人为本”服务居民的“社区管理”以及与多元主体的广泛参与的有机结合。(2)市政府。市政府就是社区政府,是执行机构。社区议会主席由社区议会选举产生。政府和市场在城市社区发展管理中始终占据着主导地位。社区是构筑社会、政府、市场三方互相作用的社会治理格局的一支重要力量。社区发展的主要功能需要增加提高社会公益和处理社区公共事务。社区功能指社区在社会建设与社会发展环境下对“社区人”的社区事务以及社区发展产生的影响活动和发生的效用、效果。

2.中国结构

中国长期以“街道办事处”和“居民委员会”作为城市社区的分析框架,已形成中国传统社区发展工作体制和管理主体。随着市场经济以及社区发展的进一步深化,中国许多城市居民小区自发组织的“业主委员会”已经逐步向多层多元化格局转变,不断更新着中国社区居民的聚众格局和地域模式。

2管理体制差异

1.瑞典管理体制

瑞典国家是在社区规划、社区组织、社区体制、社区建设、社区服务、社区工作、社区管理等方面通过综合系统发展来推进社区发展,把“以人为本,服务至上”作为社区发展的核心。政府在社区发展中扮演规划者、资助者的角色,社区实行高度自治,社区居民积极参与社区事务,政府不干预或者从不采取“由上到下”模式控制和强制社区发展,社区发展依靠社会力量进行自我发育。在瑞典,看不到服务中心大楼建筑或字样,但是服务却无处不在,换句话说,你只要有服务需求,服务随时在你身边。

2.中国管理体制

中国政府由上到下实行“全能政府”垂直管理,这种体制下的中国城乡管理模式掌控着全部社会资源。随着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的深化,中国社区发展正逐步重视城市社区管理和社区发展体制建设,充分体现了中国社区发展是建立在政府行政职权覆盖下的社会组织职能分化和专门化基础之上的现代社区。

瑞典社区发展特色对中国的启示

(一)建立健全社会服务功能。即专业化的知识、方法和技能为社区提供服务,比如需要一定数量的专业化、职业化的法律顾问、医疗人员等专业人士。

(二)培育和发展社区非政府组织。非政府组织的重要的社会力量就是直接雇佣员工,员工为社区居民提供各种公共服务。比如:瑞典国家非政府组织的社区,在社会、经济和环境等各方面都促进了资源和志愿者的流动,起到了积极的贡献作用。

(三)引进民间资本。发展社区,建立社区公共基金,发展社区企业,将社区发展作为城市服务的重要组成部分。

(四)规范社区管理和运作。开展并推进比如护理、育儿、教育、就业等社区项目,通过规范化的评估和考核,鼓励居民参与社区项目,提高服务效率。

(五)构筑良好的社区发展法律环境和制度环境。瑞典国家社区发展的法规体系比较稳定。一般都具备成熟的宏观管理体制对社区发展进行管理和规划。

(作者:沈心一单位:瑞典耶夫勒大学人文学与社会科学院)

责编:宗晓斌

上一篇:砥砺奋进 谱写武汉防震减灾新篇章

下一篇:叔孙仲通:公益发展的重心在城不在乡,在人不在物,在义工不在受助者

分享到: 0

论坛推荐众议院

民生财经

时尚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