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注册

登录

汉网首页

王慎平:是谁惯出了不孝顺的高速巨贪

    近日,湖南省高速公路管理局原局长冯伟林受贿案在吉首市人民法院开庭审理。(2013年12月13日经济参考报)
   
    据报道,位高权重的冯伟林素以“文化人”自居,喜欢舞文弄墨,出版过多本散文诗歌,常自诩“书生报国”,并曾在多个场合向下属表示“廉洁是对父母最大的孝顺”,在湖南官场知名度甚高。可就是这名因廉洁是孝顺而知名度甚高的高速“功臣”,自2001年以来,利用职务之便,插手工程建设、设备采购、人事安排等诸多领域,单独或者伙同亲属收受贿赂多达170多次,涉案金额高达4000余万元。人们不仅要问,“报国”书生何以贪腐至此?为什么湖南省高管局出现前腐后继的局面?

    据了解,在冯伟林主政湖南高速的数年时间里,湖南高速公路大批项目上马,湖南高速公路通车里程接连刷新,从过去的“后进”水平跃居全国前列。这一期间,冯伟林俨然作为湖南高速公路发展的“功臣”呈现在公众面前。但投资数以千亿计的公路修建资金,却没能编制好监管牢笼,让冯伟林这位“功臣”有机可乘,他利用职务之便,通过打招呼非法干预高速公路土建、绿化、用电工程和服务区经营权等项目招投标,不经过集体研究直接插手办公楼工程发包、设备采购、资产收购、人事安排等重大事项,利用过节、旅游、生日、搬家等名义,单独或伙同亲属非法收受贿赂170多次,折合人民币4000余万元。

    “把权力关进牢笼”好说不好做,冯伟林的贪腐路径说明了一把手权力监督的软肋。高速“功臣”沦为千万巨贪,就是权力监督的缺失,现在有很多单位为了维护一把手的权威,美其名曰“班子团结”,让一把手权力膨胀,贪欲必生。没有形成对一把手权力的监督机制,作为高管局领导的冯伟林就有了权力寻租的空间:通过打招呼对高速公路土建、绿化、用电工程等项目招投标施加影响,换取回报;直接插手办公楼工程发包、设备采购等重大事项,换取回报;通过人事调动、任免,培植“亲信”,接受被提拔者的回报。这些滋生腐败的手段不光冯伟林独有,回顾这几年一些位高权重的落马贪官案例,在监督机制不完善的情况下,当权者尤其是一把手更有滋生腐败的可能。

    监督机制不健全,难免产生披着正直外衣的双面贪官,有的贪官本身善于伪装,利用漂亮的伪装掩盖其贪腐之心;有的是似乎身处权力中心,在监督机制不全的情况下,难免会人在江湖身不由已,比如冯伟林出身寒门,平素十分低调,又不“弄权”,相反对文学十分热衷,喜欢和文人雅客们打交道。为什么会沦为巨贪?“冯伟林大权在握、炙手可热之时,他的一个批示、一个招呼就可以产生一个千万富翁。在这种情况下,换了谁来当局长,都很难避免在权力的诱惑下变异。”纪委官员的话更发人深省,但如何监督权力和保护干部,完善制度非常紧迫和重要。

    一个曾在多个场合向下属表示“廉洁是对父母最大的孝顺”的高速“功臣”,不但自己孝子没做成,让自己的弟妹也身陷囹圄,这是对权力的讽刺更是对权力监督制度的讽刺。“冯伟林的堕落是从他手握重权时开始的。”这句话道出了对一把手机力监督的重要性,冯的心理变化是从任了高管局一把手开始的,“哪个标段给谁干,往往就是冯一个人说了算。”这是很多权力部门的通病。

    现在的部门权力利益化是完善反腐制度时值得注意的地方,比如在高速公路招标、投资建设以及运营过程中,湖南高管局兼任业主、部门管理者、政策制定者等多重角色,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从体制机制上就为腐败提供了空间和土壤。所以,要让官员都成为孝顺的孩子,编制反腐的篱笆,扎紧权力的牢笼,虽然任重道远,却是必须为之。

责任编辑:申燕伟

上一篇:电商还需时日 一站式电子购物卖场更受欢迎

下一篇:邵宇芳:6.4分能进面试,还有没有底线?

分享到: 0

论坛推荐众议院

民生财经

时尚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