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注册

登录

汉网首页

王双林:产科医生拐卖婴儿,你说咱还能信任谁呢?

30日上午,备受社会关注的陕西富平产科医生张淑侠拐卖婴儿案,在陕西渭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张淑侠被控6次参与贩卖婴儿,并致1名婴儿死亡。(中国新闻网12月30日)

我们是否还记得,今年8月3日,从陕西富平官方获悉,该案系一跨省拐卖婴儿团伙案件,3名主要犯罪嫌疑人张某(女)、潘某(女)、崔某(男)已被警方依法采取强制措施。据当地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称,类似的新生儿被医生“处理”事件,在该县妇幼保健院已发生7起。

被拐婴儿的父亲来国锋告诉记者,其妻子在生产过程中,张某先后3次以“孩子患有先天性传染病”、“患有先天残疾”、“孕妇难产”等为由劝说其自愿放弃新生婴儿,出于对医生的信任,他最终同意签字放弃自己的孩子。

虽然事隔5个月,但是我们不会忘记这个所谓的“白衣天使”张医生。这时,会有更多的人质疑张某医德何在。张某贩卖婴儿,确实有失医德。然而,富平贩卖婴儿一案中,远非追问医德,或是指责家长轻易放弃婴儿那么简单,该问的应是:一个医德备受诟病的医生,为何在医院受到高度重视?她又是如何在8年内,成功绕过医院的管理制度将婴儿贩卖出去?其所开设的“黑门诊”,又为何没遭到相关监管部门的取缔?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母婴保健法》第23条,有产妇和婴儿死亡以及新生儿出生缺陷情况的,应当向卫生行政部门报告。婴儿从出生到出院要走一系列的流程,并出现疾病进行检查、确诊并做出相关鉴定之后告知家属,任何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都不能以任何理由自行处置患病新生儿。遗憾的是,直到媒体曝光,富平妇幼保健院都没有自己查出张某的非法行为。你说产科医生都能将婴儿拐卖,我们还能相信谁呢?
 
俗话说,要想获得他人尊重,首先你得尊重他人。下滑的医生声望,不能指望社会来救赎。在我看来,医生要想重树积极正面的公共形象,一要通过医德自律的自我救赎,二要通过制度救赎,后者更加重要。但愿更多医院、监管部门能以此为戒,对相关管理制度进行完善,加大监管力度,及时整顿社会对医院不信任现象,让那些产妇在医院放心地分娩、快乐地康复回到家中。

责任编辑:申燕伟

上一篇:姜炜宏:女孩滞留医院500天是“懒政”的结果

下一篇:秋菊:拿什么拯救渐渐缺失的道德?

分享到: 0

论坛推荐众议院

民生财经

时尚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