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注册

登录

汉网首页

城管“去哪儿了”折射制度漏洞

温州苍南县灵溪镇发生一起城管与群众的冲突事件在网络上炸开了锅。城管执法时将一名拍照的群众打倒后,随后引发群众围堵城管执法车辆。冲突过程中5名城管工作人员被打伤,其中两人休克、伤情危重。苍南县灵溪镇城管局法制科何科长称,5名被围殴的城管人员,实为城管叫来协助的搬运工人。(中国江苏网4月20日)

不管是城管打人还是城管被打,早已不鲜见,城管出事临时工来杠似乎也变得天经地义。这次也不例外,被打的是临时叫来协助城管搬离占道物品的工人。在此次大规模群体事件中,让我们惊讶的是关键时刻城管去哪儿了?

频频曝光的临时工事件,不得不让人疑惑,中国究竟有多少临时工?临时工都存在于哪些岗位?新华社曾在一篇调查报道中分析,在不少地方的城管、交通、治安等部门,正式编制人员与“临时工”的比例,一般都在一比三。临时工一职由来已久,古时的衙役中绝大部分都是临时工。历史发展到今天,临时工不但没有退出历史的舞台,反而撑起了社会发展的“半边天”。

在感叹这个社会的悲哀,在指责城管或所谓的零时工不文明执法,在数落相关部门推卸责任的同时,我们是否应该反思一下为何有编制的城管是像“熊猫”一样稀有,没编制的临时工却犹如苍蝇一样无孔不入呢?明明要10个城管才能做完的工作,却是两个城管加八个临时工的搭配。让没有执法权的人去上街执法,除了导致罚款养人的恶果外,这些社会底层的人一旦权力在手,平时受得气终于有了出气机会,怎么可能不发生冲突?既然零时工“屡教不改”“惹是生非”,那我们的相关部分为何不增加编制,规避冲突呢?

笔者认为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的原因:一是正式人员招考程序复杂,招收人数有限,而临时工的“准入”关口相对于国家公务员和正式职工要低许多,为降低成本,减少程序,规避责任,临时工一职便发展壮大起来。二是在于城管体制问题。实质上,国家一直没有明确城市管理独立执法的主体地位,城管的处罚权都是其他行政机关行政处罚权的集合,只是全部集中起来统一由城管行使而已。三是在编制之外使用临时工,其正当性也是值得怀疑的。让不具有执法权的临时工执法,也属于违法行为。更不要说,临时工粗暴执法,导致恶劣社会后果了。

不厌其烦地玩着“请进来——滚出去,再请进来——再滚出去”的执政游戏有意思吗?为何不在被多次追问“城管去哪儿了”之后思考如何增加编制减少临时工呢?

没有思考就没有进步。社会在思考中前行,临时工制度在思考中改进,文明执法在思考得以实现。思考之后重在行动,找到“去哪儿了”的城管,找到“去哪儿了”的文明执法。(暁潴乖乖)

责任编辑:申燕伟

上一篇:“新起点 大未来”富贵鸟喜庆30华诞

下一篇:​张雨竹:官微与网民“掐架”,谁的错?

分享到: 0

论坛推荐众议院

民生财经

时尚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