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注册

登录

汉网首页

编制被盗,谁在施展“迷踪手”?

2013年8月,33岁的湖南衡阳县女子曾巧娟在广州打工多年后,发现面临着一个身份困局:她新办的广州社保卡上,照片是一个脸颊偏胖的陌生女子。曾巧娟很快发现,早年她苦苦等待的事业编制工作正被这个脸颊偏胖的女孩使用。记者18日从湖南衡阳县证实,这一顶替事件属实,目前衡阳县司法部门已对涉案三名责任人进行立案侦查。(5月18日 《南方都市报》)

又是冒名顶替、又是盗用户口,又杂糅着权力的“迷踪手”,这起编制被盗和曾经轰动全国的罗彩霞案何其相似。唯一的不同,罗彩霞案属于“现货交易”,而曾巧娟编制被盗属于“期货交易”,而且运作更复杂。在“闲置”9年之后,才通过调动的方式,把这份工作“漂白”,转移到自己侄女聂小力头上。

事实上,聂小力能够成功“漂白”身份,是完成了两个常人不可能跨过的坎。一是,让“空置”9年的编制“动”起来。长期在编不在岗,即使人事局没有发觉,当事人单位不可能不知情。但是从乡镇调动到县计生服务站,依然是一路绿灯。即使,聂小力复制了户口,可是档案里的照片与身份证严重不符,没有相关部门领导的“配合”是很难完成的。

二是,成功复制曾巧娟的身份证。与“证哥”、“房姐”制造虚假身份不同,聂小力属于盗用真实户口信息。如果成功了,就意味着造成当事人“人还在户口却没了”的情况,在二代身份证已经启用的情况下,派出所民警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背后必有权力“裸奔”。试想,在普调人改个名字,都要严格审批的情况下,盗用身份的权力是多么的手眼通天?

目前,衡阳方面已经介入调查,并要求曾巧娟回衡阳参加工作。而涉嫌主导编制“搬家”贺祖信已经退二线。但这不该是本案的终结。首先,要查清楚编制“空置”9年,居然没被察觉。按理说,每一年或两年,劳动人事部门都会核算各单位编制,而且单位内部也有考勤系统,长期编制空转,谁在充当“保护伞”,这些年的工资去哪了?其次,要弄明白,为何盗用身份信息这么轻松?谁在施展“迷踪手”。再者,有关部门更进行一次彻底的编制大扫除,查一查到底有多少编制“空置”。(薛家明)

责任编辑:申燕伟

上一篇:盼盼梅尼耶联合巨献 第二款白宫风味糕点即将面市

下一篇:副科长该不该偏爱“激情网聊”?

分享到: 0

论坛推荐众议院

民生财经

时尚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