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注册

登录

汉网首页

中国深化医改不妨以甘肃的为标杆

据2016年5月5日《中国青年报》报道,记者从中国国家卫计委就2015年深化医改工作进展和2016年深化医改重点工作任务举行的医改专题新闻发布会上了解到,2016年,医改工作总的考虑是坚持保基本、强基层、建机制、补短板、兜底限。坚持医疗、医保、医药联动改革,同时,着眼未来5年医改的整体部署,突出前瞻性。

事实正像中国国务院医改办专职副主任、国家卫生计生委体改司司长梁万年所言,深化医改是一项十分复杂艰巨的任务,是一个渐进的过程,需要付出长期、艰苦的努力。

然而,从另外角度来看,历经多年的“摸着石头过河”,实际上已经有了一些医改标杆。也就是说,未来5年,甚至更长时期,如果中国所有省市都能以这些医改标杆作为其深化医改的“样板”,那么肯定会少走很多弯路,而尽可能早地惠及亿万羲黄子孙。

众所周知,2016年4月12日上午,国家卫生计生委举行新闻发布会,邀请甘肃省卫计委主任刘维忠介绍甘肃医改。据其介绍,甘肃医改除了认真贯彻国家卫生计生委的要求和推广三明的经验以外,主要有这么几个特色:一是甘肃医改思路上突出减少病人的目标,把医改拓展到健康促进模式的改革,变改医院为改健康。第二个特色是医改方法上,提出了三句话,用最简单的方法解决最基础的问题,用尽可能少的费用维护居民健康,走中医特色的医改道路。甘肃医改第三个特点,在医改的措施上突出监管。第四个医改上的突破,在医改理念上突出预防。第五个医改重点突出人才建设。第六个特色是突出中西医并重。第七个特色是医改的手段上,巧用新媒体。

诚然,全国任何一个省市,都可以摆出其医改方面的一些“成绩”或“经验”。但残酷的事实是,全国很多省市是越推医改,其辖区内的医疗费用越高,而且“看病难”等一系列问题日益突出,甚至越发尖锐,但甘肃的则恰恰与之相反。

譬如,这五、六年,全国平均住院费、门诊费,除了西藏之外,甘肃最低;而且,2014年国务院医改办统计,甘肃的平均住院费比西藏还低。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全国绝大多数省市至今普遍比较抵触或忽视中医,但甘肃却是另外一番景象。

据媒体报道,刘维忠曾经讲道:“舟曲泥石流的时候,许多人由于恐惧,失落,睡不着觉,患了抑郁症。后来北京一个中医发了一个方子,很简单,用黄花菜煮成水治抑郁症就没有问题,我调了两吨黄花菜,用了12口大锅熬黄花菜,一个人一个纸杯子,黄花菜一毛钱,纸杯子一毛钱,两毛钱,七千个单子,一人花了1.4元钱,所有的抑郁症都没有了。舟曲当时第一任务是防疫。有一个甘肃的中医发了一个方子,是黄豆、苍术熬成水再撒滑石粉就好了,我说这个便宜,就用12口大铁锅,熬黄豆、苍术水,实际药是一毛钱,纸杯子一毛钱,第四天这个就问题就解决了。”

其实,类似的关乎中医的好事遍布陇原大地。首先,甘肃官方层面格外给力中医。譬如,据刘维忠介绍:“甘肃出台了几十条政策,全国医改五项任务,甘肃六项,加了一个中医。另外,给六个方法里头每个环节里都有中医,中西医一块儿搞。再比如甘肃省厅机关每个处四项任务,西医、中医、预防和计划生育,我说你不是西医卫生厅,中医西医要一块儿抓,每个处都在抓中医,甘肃中医特色医改就抓出来了。城乡居民吃中药都百分之百报销,引导他们吃中药。”也就是说,甘肃官方力推“中医全覆盖”。甘肃省建立起了门类齐全、分布合理的国家、省、市、县四级重点中医药专科体系,所有综合医院、妇幼保健院设立中医门诊和中医病床,96.5%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91.2%的乡镇卫生院、75%的社区卫生服务站和村卫生室都能够提供中医药服务。

诚然,近代以来,否定或贬斥中医者不乏其人。包括汪精卫、胡适这样的大人物,曾经都是反对中医的急先锋。甚至,传说中的“打假斗士”方舟子,以及由于搞所谓的《促使中医中药退出国家医疗体制签名的公告》之闹剧而“网红”的张功耀等人,至今还在为彻底打翻中医不遗余力地忙乎着。而且,大凡提及甘肃有关中医特色的医改,就有人抛出担忧、怀疑或否定之说。比如,甘肃“居民吃中药百分之百报销”的消息传出后,有论者就表达了诸如“可能导致一些患者耽误治疗甚至是错误治疗的隐患”、“对西医不公平”之类是意见或看法。

其实,铁的事实是,数千年以来,乃至万年来,中医一直是护佑中华民族不断繁衍生息,确保羲黄子孙身心健康的灵丹妙药。但是,在中国整个医疗体系内,中医至今还是被普遍漠视或否定,而西医则是大行其道,某些层面上甚至还依照西医的体系或标准,来“管理”或“界定”、“评判”中医。凡此种种,既是过度地崇洋媚外,又是过于迷信西方文明,还是对中医的极大不尊重。同时,更是对病患者的莫大不负责。

特别难能可贵的是,刘维忠还认为,医疗和病人也是供给侧和需求侧的一个关系,之所以医疗行业不适合市场经济,换句话说,医疗是个市场失灵的行业,医疗不能当产业来做。

能有如此真知灼见者,放眼整个中华大地都是凤毛麟角。而刘维忠的真知灼见,不仅深深地影响了甘肃医改,更让中医在甘肃、中国,乃至世界重放光芒,有着极为重要的现实意义和历史价值。同时,也是对人类的莫大负责。

基于众多事实,甚至可以这样讲,正是因为有了屠呦呦这样的学界良知和真正的医学大家,以及刘维忠这样的“功在当代利千秋”的政界精英,所以,中医才能走出百年来的困境,中国深化医改才能有更大的动力,世界才能保留住中医这一人类文明瑰宝。

综上所述,笔者罗竖一认为,中国深化医改不妨以甘肃的为标杆。否则,就有可能继续走弯路,甚至走偏、走极端。进而,既不利于亿万羲黄子孙的身心健康,也不利于全人类的生命安全。(文/罗竖一)

责编:申燕伟

上一篇:高考宾馆突击涨价,热了经济凉了人心

下一篇:如何衡量让不让座的道德标尺?

分享到: 0

论坛推荐众议院

民生财经

时尚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