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注册

登录

汉网首页

干部坠亡何以深陷“贪腐疑云”?

8月31日下午,合肥市第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七次会议表决通过多项人事任免案。会议决定接受张庆军辞去合肥市人民政府市长职务请求,接受周善武辞去合肥市人民政府副市长的请求。此前媒体曾报道:合肥市长张庆军落马 其妻中央巡视组回头看时坠亡。(9月1日中国网)

在此之前,据中国青年报记者不完全统计,2013年1月1日至2014年4月10日期间,共有54名各级官员非正常死亡。其中官方公布的信息中,认定因为自杀死亡的超过4成。但是,官员自杀真相,至今还是个迷。人们只知道官员自杀了,可官员自杀的真相却始终“犹抱琵琶半遮面”,究竟是真相未能查明还是相关部门选择了缄默其口,人们就无从探知了。

无论如何,逝者为大,面对一个生命的突然消逝,确实令人悲伤,公众舆论若是步入“无下限调侃”的怪圈必然是不妥当的。不过,从另外一个方面讲,官员自杀频现,真相如若玩起了“捉迷藏”,公众总感觉事件背后必有猫腻,一时间便流言四起。也许,正是有了公众的不依不饶,才能让真相水落石出,才是对逝者最好的慰藉吧。

纵观近些年的“反腐风暴”,人们也就很自然联想到“为官不易”与“反腐肃贪”,回溯过往,面对层出不穷的官员自杀事件,官方的回应态度着实显得模棱两可,要么是一句生硬的“无可奉告”,要么是圆滑的“正在调查”,从未披露过信息介绍该自杀官员是否与反腐有直接或间接的关系,只说是由于身体疾病或心理问题所致,因而,官员自杀很容易就陷入了被有罪推定的“阴谋论”,公信力便在公众的猜来猜去中闪了腰。

具体到此事件中,报道称,朱对从市委调整到人大主持工作有些看法,近期家中有长辈去世,加上社会上有一些传言,情绪十分低落,可能是悲剧发生主要原因。其实,一例例数据说明官员自杀比例并不比其他群体高,但特殊身份往往引发关注和无端猜测,官方发言“清一色”三缄其口,各种各样颇具“想象力”“破坏力”的流言蜚语就四处“流窜”了。

其实,面对生命的消逝我们都该心存敬畏,可官员坠亡总是被有罪推论,岂不是让人心寒?真相又岂能让公众来拾掇?官方的不闻不问、藏着掖着不是明明白白自打脸吗?须知,唯有及时调查清楚事件的来龙去脉,并及时将信息公开,保障群众的知情权,才能真正消弥质疑和传言,激发舆论正能量。(文/禾君)

责编:申燕伟

上一篇:即使遁入空门也要为曾经的罪行负责

下一篇:高铁助力开学季让学子离梦想更近一步

分享到: 0

论坛推荐众议院

民生财经

时尚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