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注册

登录

汉网首页

景区古碑破相后修复,也不再是原来的模样

合肥城隍庙的思惠楼被誉为“庐州第一楼”,是明代庐州知府徐钰于正德十年用地方捐资所建,距今已有500多年历史,楼名取自“思民之惠”的意思,原楼早已损毁,现楼为1992年重建。(9月6日中安在线)

对于游客“涂鸦”等不文明行为,至今仍不知终点在哪里。相关法规虽然有些姗姗来迟,但其中建立的黑名单制度不可谓不严苛。即便如此,依旧有游客在景区“挥毫泼墨”,留存“污点”尔后扬长而去。合肥城隍庙的思惠楼,距今已有500多年历史,是一座有历史沉淀的古楼,被誉为“庐州第一楼”,也难逃被人“胡乱涂鸦”的浩劫。楼底座上粗重的黑色汉字,古石碑上描黑刻字的歪扭涂鸦,是对历史长河里文化瑰宝的玷污,也是给现代文明一记响亮的耳光。

社会在不断前行,文明却未必紧跟脚步。景区拥堵、垃圾成山、建筑物遭涂鸦等年年都是旅游旺季遭遇公众诟病的焦点问题。即便去年4月,国家旅游局颁布了《游客不文明行为记录管理暂行办法》,保存一至两年“游客不文明行为记录”的惩罚,也并没能震慑住后来者放弃涂写“到此一游”的念想。《思惠楼记》这块石碑上,绿色的“我是纽约我在这里”的不工整字样赫然可见,更有对多块碑文的部分刻字进行一遍又一遍地临摹描黑。这些举动,丢的是文明,煞的是风景,毁的是历史。

对此不文明行为,管理公司“不知道是何人所为”的回应已经说明监管的尴尬。当然,我们不必一味苛责景区监管疏忽,没有谁能时刻紧盯流动游客的“每个动作”。又或者,景区工作人员当面劝阻时,还会遭到无礼责骂。但另一个既定的现实是,部分景点实际供给能力并不是很大,却不愿意放弃超额的利益空间。“超量”接待游客,无疑会让有限的监督力量留给“不文明”可乘之机,这是景区需要反思和全盘考虑的。

游客去往一个景点,自然是希望放松心情,最好还能留下脚印。“到此一游式”的涂鸦曾经是不少游客的心中所想。遗留的人名、短句、图画等,都可以表达出内心最真切的感受,以致于此前有市民建议,从游客的角度出发,设立“涂画墙”或涂鸦刻字区域,供游客“抒发心情”。而在上世纪黄鹤楼刚开放几年里,为回应游客期待,景区确曾设有相关区域,供游客“挥毫泼墨”,作诗作画,抒发浪漫情怀。只是随着人流量的增多,存在一定安全隐患而夭折。

从游客的情感表达出发,“涂鸦”本身并无过错。只是充满诗情画意的旖旎风景,涂以五花八门参差不齐的“图画”,终究是破坏了她的美。更何况,游客涂鸦的地方是蕴含历史底蕴,象征一个朝代的庭轩阁楼或是石碑城墙。许多东西,都是损伤一处就少一处,即使照样修复,也不可能是原来的模样。

大众旅游时代风风火火而来,不应增加景区遭遇破坏的风险。遗留的历史古迹,见证了历史发展的脉络,没有足够的尊重和有效的防护,终将会永远失去。

只是,在社会文明尚未达到高度自觉之前,不能单纯依靠法规处罚和事后修复。必须在高度重视这些“艺术品”历史价值的前提下,设法保障它们维系原来的模样。疏导游客理性抒发情愫,比如,在部分景点设置“涂鸦碑”也不妨再行一试。(磊磊)

责编:申燕伟

上一篇:中秋将至,警惕朋友圈成私房月饼重灾区

下一篇:【专家谈】G20杭州峰会的九大亮点

分享到: 0

论坛推荐众议院

民生财经

时尚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