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注册

登录

汉网首页

网络直播不应成为低俗产业的温床

近年来以网络直播为支点带动起的一条完整产业链,已逐步成形。产业链下游的消费者,是一批持有大量虚拟财产的“网络高富帅”。据文化部统计,我国网络直播平台用户量已达到2亿人;而在产业链上游,除了互联网资本大鳄之间你争我抢、划分地盘之外,还催生出一个崭新的行当——职业“网红”。这一现象在网络上引起了不同的声音。

为了金钱,低俗“网红”使出层出不穷的花样,玩出复杂多变的套路,甚至冲破法律底线,令网友直呼“城会玩”“太心跳”。一时间,“网络直播元年”竟成为“很黄很暴力的起点”。然而伴随职业化“网红”的,还有令人瞠目结舌的野蛮生长。从“直播造孩子”到满口黄段子,从衣着十分暴露到行为太夸张,不少网红的节目以色情和暴力为底色,以谎言和虚无为导向,一次次刷新了人们对道德沦丧的认知。

网信办、公安部、文化部、广电总局等相关部门,频频出手,强化监管,快速调查,严厉惩处,关闭了一批屡教不改的直播平台,处理了一群顽固不化的“低俗网红”,大快人心。作为刚刚升起的“产业朝阳”,网络直播行业尚缺乏完善的法律制度和行业自律规范。网络直播的整个市场,正如初生的婴孩,长期浸淫于污浊的环境中,致畸致残,令人扼腕。针对如此席卷全行业的“网红乱象”,政府正以零容忍的态度加以整治。因此,2016年同样也是“治理网络直播元年”。

在网络直播行业的发展初期,管理部门只有通过迅雷不及掩耳的反应、绝不姑息的态度、雷霆万钧的手段,方能维持行业内部的稳定和秩序,为其未来发展创造空间。而从长期来看,任何市场的有效运转,又都离不开法律的调节,更不能缺少行业内部的自我规范。因此在对低俗“网红”严惩不贷的同时,又必须谋划长远,考虑全面,从法治的角度构建健康、完善、有序的网络直播行业市场,形成行业内部行之有效的自我约束机制。

网络直播是新兴产业,“网红”也并不天然是低俗、无聊的代名词。倡导读书的罗振宇,通晓财经历史的吴晓波,擅长演讲的罗永浩,都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协调公共价值与商业利益,实现良好的社会效益。可见,在“网红”引发广泛争议的同时,我们更珍爱那些展现平凡的坚守、异样的坚强、与众不同的善良、绵泽众生的智慧等“网红”。(夏洛特烦恼)

责编:申燕伟

上一篇:网络监管应该尽快走出“不告不理”怪圈

下一篇:北大才子重返猪肉摊折射公务员失宠了?

分享到: 0

论坛推荐众议院

民生财经

时尚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