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注册

登录

汉网首页

公务员“低薪”是一种矫情还是无言的痛?

湖南一个大城市组织部干部科科长任正科级实职已有8年,如今每月拿到手的工资3000元出头。“今年春节同学聚会我没去,万一比起收入来,我的脸往哪儿搁?”他说。(《瞭望》新闻周刊 4月5日

公务员抱怨工资低已经不是一个新鲜的话题,两会上一提公务员“涨薪”便引来骂声一片,这骂声中一部分是一种看客巴不得别人好,另一种则是既得利益者大义凛然迎合“民意”的畅快,而真正愿意静下心来听听现实的情况,愿意理性和分析的人却寥寥无几。

确实,如这位科长所说,大城市每月3000确实算不得高,甚至有些偏低,但为什么还有人要去质疑?要去唏嘘?
这点钱,且不说科长“面子”问题,估计在大城市连“里子”都不好过吧!而此时笔者疑问的是公务员本身自嘲式的自曝“低薪”是一种“矫情“还是进入公务员围城后的无法诉说的痛?

我们公务员工资问题需要理性的看待,而不是网上有人“呼吁”的,嫌工资低转行啊!这不过是网络的一种“软暴力”和言论的不现实和不合逻辑。照这个逻辑下去,一旦有人抱怨自己工作辛苦,待遇低,那都可以来一句:你换工作吧,这么辛苦还干,肯定是装的。

确实,嫌工资低确实能换工作。但还得掉工作能换掉几十年工作的经历?能换掉几十年的时间和付出?而且公务员和其他技术性工作不同,换起来很多可能就要重头再来,这也是很多公务员不想也不干的重要原因。

但站在一个客观的立场,公务员待遇低是矫情还是无言的痛,首先要让大众了解公务员真实的收入情况,这就需要政府有“自曝家丑”的勇气和担当;其次要从思想上认清自身定位,公务员也应当是众多职业当中的一个,接受这个观念的除了公务员自己,还有民众;最后,客观公正的监管公务员队伍,需要一支独立的审查队伍,审计,核算都应该公布于众。

唯有通过公开透明的财政审计,实事求是的执政态度,听证于民,让政府深入群众,让群众了解政府。这样,在公务员抱怨工资低的时候,迎来的才不会是嘲笑,而工资也不会有公务员围城般的疼痛。(李江川)
 

责任编辑:申燕伟

上一篇:谁滋长了他盗窃“公家”的气焰

下一篇:孙煜:“小产权墓”走俏还得从根上治理

分享到: 0

论坛推荐众议院

民生财经

时尚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