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注册

登录

汉网首页

公安局长卖官,不能将过错都推给监管

身为公安局长竟明码标价、卖官鬻爵;为筹钱买官,公安局11名中层骨干各尽其能,或收“保护费”,或设小金库,大肆行贿,极大地破坏了一个地方的政治生态。湖南省安乡县副县长,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黄淳严重违纪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并被移送司法机关。(2月27日 《中国纪检监察报》)

原湖南安乡县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一肩挑的黄淳栽了,栽在了明码标价卖官、唯“钱”是用上。其胆大妄为以权谋利,公然做起 “卖官生意”,哪来的胆量,谁给的特权?

“想提拔,拿钱来” 、“想保位,拿钱来。”黄淳的用人观完全是赤裸裸地拿“钱”说话。从2010年至2015年,黄淳在担任澧县公安局局长,安乡县政府副县长,安乡县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期间,违反组织纪律,利用职务便利,在职务晋升、岗位调整方面为他人谋利,收受11名公安局中层骨干人民币67.3万元、美金0.8万元,对下属红包礼金来者不拒,统统拿来。5年时间,应该说不算短暂,相关部门何以一直没能发现?从黄淳那里以钱物换来官位、保住职务的基层大大小小干部们,怎么没一个举报?偌不是当地反腐“回头看”、要不是群众呼声太大、实名举报,黄淳可能仍然稳坐“局长位”,照样做着无本万利的“卖官生意”。

究其原因,一方面,党政大权集于一身,权力失控,监督失灵,是其卖官得以长期存在的外因之一。众所周知,干部任用,须有组织部门考察合格后,方可提升,而当地公安系统中层干部晋升或留用,却只需黄淳一人说了算!没有组织部门的考察与认可,只一张嘴就可以提拔或留用,随随便便左右干部的前途与命运,可见当地干部使用与管理的混乱程度非同一般。如果组织部门严守干部任用任意一道关口,黄淳的卖官都无法得逞;没有有部部门与其沆瀣一气,黄淳肆无忌惮违法乱纪卖官发财的美梦,就不可能实现。

另一方面,来自基层所谓的“杂音”,被有关部门当成了“耳旁风”,听之任之,是黄淳卖官胆子越来越大的另一个原因。一般来说,买官成功或保住位子心想事成的干部,不会“乱说”,只有那些原本优秀,或向黄淳投了资未能如愿以偿的干部才会愤愤不平,但此类举报,往往不被有关部门重视,或以“查无此事”搪塞,直接堵死正义诉求渠道。最核心的是,黄淳“官念”彻底扭曲变态,把群众赋与的权力当成了疯狂敛财工具,其所作所为与人民公仆的宗旨背道而驰,成为政治生态中重度污染区域。

买官卖官严重阻碍了优秀人才的选拔,造成的恶果难以估量。 “买官卖官”, 用人者不是考察人的能力、品德和发展潜力,而是任人唯利,以人划线,势必造成高素质的人才得不到提拔,平庸之辈甚至违法败德者却平步青云、受到重用,阻碍和破坏优秀人才的选拔、培养,极大的降低了公职人员的素质,群众无不切齿痛恨。

黄淳卖官案,应该说不是基层政治生态中的个例。既然揭开了冰山一角,有关方面,何不由此及彼,查查其他领域有没有类似“买卖”,查一查黄淳当初是不是也是通过金钱开道,坐上公安局党委书记和局长的位子。黄淳卖官,有关方面监管不力,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不能一古脑全推到监管头上,领导干部自己不管住自己,别人再怎么管也难以管住,别人总不可能时时刻刻看着守着。手握大权的领导干部,只有始终不放纵、不越轨、不逾矩,保持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的意识,心有敬畏、手握戒尺,从源头上校正“为啥当官,当官为谁 ”“官念”,方可避免政治生态中卖官买官现象的滋生与蔓延。(言石) 

责编:申燕伟

上一篇:“阳光财政”让三公经费“健康瘦身”

下一篇:切勿在“纸醉金迷”的直播中迷失自我

分享到: 0

论坛推荐众议院

民生财经

时尚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