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注册

登录

汉网首页

谣言“横行”监管不能当看客

正当微信朋友圈被微信公开课版的“我和微信的故事”刷屏之时,突然有消息曝出并迅速扩散,称应用链接会盗取微信号和支付宝号。腾讯官方证实,上百万用户解绑微信捆绑的银行卡或提现。(1月12日《深圳特区报》)

在造谣与辟谣“互动”频繁的今天,按理说,一则拙劣的盗号谣言,不至于和者云集。但事实上,它在一两个小时内引发的蝴蝶效应,除了让数百万用户“挤兑”微信支付,顺带着也让无辜而安全的支付宝“躺枪”。很难想象,如果相关方面没有及时“紧急辟谣”,此事发酵下去,会给互联网金融造成怎样的震荡。

风险社会,谣言流布出的恐慌情绪,确实是无法规避的公共议题。此前,我们说“谣言止于智”;后来,我们又说“谣言止于公开”——这些价值判断都不错,也是止歇谣言的杀手锏,但实现证明,仅仅在谣言后“止谣”,恐怕还远远不够。

中国国互联网协会此前发布的《中国互联网产业综述与发展趋势报告》显示,截至年月,我国手机上网用户数量再创新高,已超亿。随着微博影响力的式微,微信已成为网络谣言的“主战场”。农夫山泉、康师傅、肯德基、王健林……有无底线炒作、有竞争对手“营销”,若真要筛选出“年度十大谣言”,微信怕是要占到半壁江山。

这当然不是说微信即原罪,也不能诛心于腾讯与宝宝们的“过节”,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在相对封闭的私人朋友圈,传谣的速度把辟谣的脚步远远甩在身后:比如面对盗号谣言,很多人选择了“随手转”,而面对此后的辟谣,大多人选择了“随眼看”——这恰恰是权威辟谣在微信通道“到达率”有效的根源。一言蔽之,社交媒体越封闭、越私人,辟谣和澄清就变得越艰难、越费力,而显然,眼下的微信尚不具备谣言的自净机制与功能。

 “谣言是最古老的传媒。”这是难以禁绝的流弊。不过,新年伊始的盗号之谣,让我们再度领略了“微谣”的杀伤力,治理手机端谣言,恐怕已到了斗智斗勇的时刻。(武曦)

责任编辑:申燕伟

上一篇:宠爱式教育滋生反对“二胎”联盟

下一篇:以法律为支撑,“清官”不再难断“家务事”

分享到: 0

论坛推荐众议院

民生财经

时尚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