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注册

登录

汉网首页

以权谋私的科长,谁给他开了方便之门?

8月14日,记者从洛阳市洛龙区纪委获悉,该区疾控中心传染科科长谢亚峰已被开除党籍,该中心主任孙怀伟被免职。此前,艾滋病患者张天(化名)实名举报谢亚峰涉嫌冒领、侵吞艾滋患者民政补助经费;虚假宣传、编造合作机构及专家头衔售卖艾滋神药牟利;利用职务便利掌握的患者信息威胁艾滋病感染者;不按照国家抗病毒治疗有关规定为感染者提供检测及治疗等问题。(澎湃新闻网8月16日)

利用掌握的患者信息,发挥职权影响作用,虚假售卖抗艾神药牟利,确实是不错的生财之道,不得不佩服谢亚峰的商业眼光。可俗话说的话,出来混的,迟早是要还的。从谢亚峰踏入售卖抗艾神药那天起,注定了今天的结局。是谁让谢亚峰售卖抗艾神药高歌猛进?思虑再三,鄙人以为还是监管出了纰漏。简单地说,一是人为监管出了问题,二是制度监管出了问题。

从人为监管看,谢亚峰作为一名科长,并没有很高的职务权限,其主管领导监管不力,失之于宽、失之于严,习惯性“沉默”,甚至可能同流合污,导致了谢亚峰在错误道路上越走越远,酿成了今日之结局。

从制度监管看,疾控中心作为边缘医疗机构,只开展常规性疫情、疾病预防检测工作,利害冲突不大,相关部门监管重视不够,内部管理松软疲沓,执行制度管人、管事流于形式,职员廉政警示教育不足,使像谢亚峰这样的干部,对高压反腐态势预判不足,抱着侥幸心理挺身作案,最终毁了自己。

当然,再严苛的监管,再严明的纪律,都比不上思想的把牢、理想信念的强化。谢亚峰走上不归路,主要原因还在于自身,如果不抱着既想当官,又想发财的欲望,就没有抗艾神药闹剧登场。所以,防范利用职务之便犯罪,先要洗净内心的邪念,加上人事监管、制度监管双重保险,方便之门才不容易开启。(萧仲文)

责编:申燕伟

上一篇:人情世故之下,没必要死要面子活受罪

下一篇:煤矿滑坡事故版本多,到底是谁的过错?

分享到: 0

论坛推荐众议院

民生财经

时尚亲子